新華網 正文
農村戰“疫”如何攻堅?——來自湖北農村疫情防控一線的報告
2020-02-12 16:52:1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2月12日電 題:農村戰“疫”如何攻堅?——來自湖北農村疫情防控一線的報告

  新華社記者

  截至2月11日24時,疫情最為嚴重的湖北省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病例33366例,除武漢以外,孝感、黃岡、隨州、荊州、襄陽等地市確診病例數也均已過千。

  農村是當前疫情防控的薄弱環節。各項防疫工作一旦缺位,後果將不堪設想。湖北農村防疫工作做得怎麼樣?存在哪些困難問題?還有哪些漏洞亟待填補?帶著這些社會關注的問題,新華社記者深入湖北農村基層調研。

  這是在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陡崗鎮袁湖村拍攝的一處防疫宣傳標語(2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胡虎虎攝

  “軟”“硬”多措並舉 助力築牢農村疫情防線

  “口罩和呼吸機,您老二選一”“省小錢不戴口罩,花大錢臥床治病”“今天到處串門,明天肺炎上門”……

  記者在湖北多地農村看到,墻面上、大樹間,沿路可見各式防疫宣傳標語,“土味兒”十足,話糙理不糙。

  “各位村民同志,一律不要出門,不要串門,不要拜年……”黃岡蘄春縣張榜鎮馬踏石村,村民廣播裏不時響起村支書李小珍的“霸氣喊話”。

  “大部分村民很自覺,一開始有人不太聽話,我們就直接去做工作,反復講,很快也就配合了。”李小珍説。

  孝感、黃岡、鹹寧、恩施……記者看到聽到,村口的大喇叭響起來了,巡邏的鑼鼓敲起來了,有的循環播放防疫倡議,有的反復提醒注意事項。“自覺隔離心不煩,為人為己節約錢,為國家省口罩,為老婆省鈔票……”一段段夾雜方言的鄉土話語分外接地氣。

  為加強防疫宣傳,一些“黑科技”也派上了用場。在武穴市石佛寺鎮,這樣一幕讓人印象深刻——盤旋在半空的無人機,向村民反復提醒“勤洗手,多通風,少出門,多健身”。如果發現有人群聚集,村幹部直接通過無人機“點名”,提醒村民們迅速散開回家。

  “我們除了用小無人機做預警宣傳和人員管控,還用大無人機替代人工消殺,最大程度避免交叉感染。”石佛寺鎮黨委書記徐楷説。

  有“軟”勸導,還有硬措施。疫情暴發以來,湖北17個地市州相繼採取交通限行措施,一些村莊還實行更為嚴格的管控舉措。

  “你是哪來的?不準進。”

  記者在通山縣通羊鎮德船村四組採訪時,被兩名戴著口罩的村民攔了下來。竹竿搭建的簡易關卡橫杠在進村路口,冒著濕寒天氣在此值守的村民志願者見到記者到來,立刻提高了警惕,隔著“關卡”詢問。

  記者在黃岡市蘄春縣、荊門市漳河新區、孝感市應城市等地農村看到,從外面進入各村的路上都設立了多個卡口,進入各組各戶的小道也大多用柵欄或大貨車隔斷,只留應急車道,無特殊情況不得通行。看病、孕産等急需外出的,由村委會開證明可放行。

  目前,湖北省已發布緊急通知,實行村組封閉管理,村與村之間留一條應急通道由專人值守外,其他路口一律封閉。每個村確定專人負責全村物資採購,集中統計需求,逐戶送貨上門,最大限度降低居民出行頻次。

  “我們以村為單位,集中代購群眾所需的米、油、煤氣等,問清楚鎮上所有供貨商的電話、庫存,把供需對接起來,供貨商送貨到村,解決群眾的後顧之憂。”應城市黃灘鎮黨委書記蔣家彪説。

  一係列嚴格程度前所未有的管控措施下,今年湖北農村的春節過得格外平靜。路上行人少了,串門拜年沒了,紅事一律取消,白事盡量從簡。

  2月6日,蘄春縣株林鎮黃泥塘村,一場本該熱鬧的“喜喪”舉行。沒有喪宴、沒有親友吊唁,只有10來個戴著口罩的送葬人員……

  此前,得知一戶村民家有老人去世,準備按照農村習俗擺酒席,駐村工作隊和村幹部一方面勸返前來吊唁的鄉親,一方面對這戶人家進行勸解,分析疫情形勢,告知人員聚集可能産生的嚴重後果。

  “雖然覺得大不孝,但眼下是抗疫的緊要關頭,不讓親戚來,是為了保證大家安全!”老人的家屬在電話裏哭著表明態度。

  正是這樣的嚴格防范,截至目前黃泥塘村沒有出現一例確診或疑似病例,為疫情防控做出了表率。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陡崗鎮袁湖村的疫情防控人員在村委會值守(2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胡虎虎攝

  聚焦“四類人員” 打響疫情防控攻堅戰

  每天下午,湖北省羅田縣九資河鎮官基坪村的返鄉人員微信群裏就會熱鬧起來——242名返鄉村民開始上報自測的體溫。

  “有些人沒有測,也在群裏報。為了防止這一點,我們都要上門去測,每天至少一次。”村支書胡亞龍仍然不放心。他説,如果有人體溫超標,村裏立即如實上報,鎮政府派專人專車將病人送到縣裏定點發熱門診。確診、疑似病例和密切接觸者會集中到醫院等場所管控隔離。

  “前天我們村有個人低燒,我們趕緊上門做他們一家人的工作,讓他們分餐吃飯、分房睡覺,同時送發燒村民去縣城檢查。”胡亞龍告訴記者,目前,這名村民正在縣人民醫院隔離觀察。

  底數清才能情況明。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發熱病例、密切接觸者這“四類人員”有多少,是記者每到一地必問的問題。

  “我們鎮4萬人,第一輪全面摸排,在家的24182人,其中武漢返鄉人員3674人;目前確診3人,疑似7人,密切接觸者54人;徵用了一個酒店作為集中留觀點,有40個房間,28人在酒店集中隔離……”面對記者的發問,蔣家彪迅速報出一組數字。

  蔣家彪進一步介紹,當地開通了96120電話平臺,接到發現發熱病人的電話,指揮部就下達指令,安排改造過的專車送發熱病人到鄉鎮衛生院預警分診,可以查血象和胸片。疑似的送定點醫院,不能排除的送到觀察點,屬于其他病症的開藥回家吃。

  2月7日,湖北省做出部署,迅速開展轄區人員健康狀況全面摸排,要逐戶逐人包保,做到“不落一戶、不漏一人、不斷一天”。並要求對確診病例集中收治、疑似病例集中收治、發熱病例集中留觀、密切接觸者集中隔離必須全部做到“百分之百”。

  湖北省明確,要整合調動鎮村幹部、黨員、民警、醫務人員和居民群眾等方面力量,組建專兼職的工作隊伍。村(社區)防控工作隊要做到全員全天候在崗,疫情一天不結束、隊伍一天不解散。凡防控工作隊員擅自離崗、擅離職守的,一律嚴肅處理。

  記者來到通山縣通羊鎮德船村探訪時,在村衛生室撲了個空。一問才知道,村醫正跟隨工作隊給村民上門測量體溫。在村委會值班室,記者見到多名值班幹部正對照本村戶籍名單逐個打電話詢問。

  “再排查一遍外來人員。”村黨支部書記陳定鴻説,剛開始排查時,老百姓有抵觸的、瞞報的,不是很準確。隨著防疫宣傳工作的深入,主動配合的群眾越來越多。

  目前,1900多人口的德船村已排查出48名有武漢旅居史人員以及2名與疑似病例有過非密切接觸的人員,全部嚴格居家隔離。還有1名與外地確診病例有過密切接觸的,已送往縣裏隔離觀察。

  “對本村所有外地返鄉人員,我們組織專人一天兩趟上門測量體溫、消毒、發放口罩。”陳定鴻指著堆在值班室的幾桶消毒水説。

  在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湖北各地市已經緊急行動起來。自2月初就啟動“大排查”的黃岡市,以村(社區)為基礎單元,對全市所有人員的健康狀況開展地毯式、拉網式全面排查。截至2月11日晚,黃岡市共排查發現發熱病人1.3萬人。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陡崗鎮袁湖村黨支部書記袁少敏向記者介紹村莊防控措施(2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胡虎虎攝

  形勢依然嚴峻 確保打通農村抗疫“最後一公裏”

  數據表明,春節前從武漢流出的人口大部分流向湖北省內農村地區。記者採訪發現,收治能力有限、防疫物資緊缺、農村居民防疫意識不強等現狀,顯示出不容樂觀的形勢。

  位于湖北省最東邊的黃岡市黃梅縣,是一個擁有百萬人口的大縣。然而,全縣沒有一家傳染病醫院,沒有一臺負壓救護車,病員轉運和標本運輸隱患較大。

  “縣政府緊急採購的兩臺負壓救護車,正月底才能到貨。”黃梅縣疾控中心主任郭在清説,縣裏僅人民醫院、婦幼保健院兩家醫院設有發熱門診,其他19家公立醫療機構只有發熱診室,且多數達不到“三區兩通道”和留觀發熱病人的要求。民營醫療機構基本上沒有發熱門診或診室。

  “衛生院每天需要N95口罩120個、外科口罩200個、防護服40套、護目鏡40個,缺口還是很大。”黃梅縣獨山鎮衛生院院長陳春陽希望盡快補齊各種防護物資,讓醫護人員放心工作。

  黃梅縣的困難在湖北許多農村地區都存在。黃岡市市長邱麗新介紹,黃岡農村地區臨床需求大,醫療救治力量薄弱,縣鄉兩級醫務人員、檢測技術人員嚴重不足。不少基層醫院紛紛告急,希望派遣更多外來救援力量參與到縣鄉醫院的醫療救治。

  在一些農村地區,口罩等物資仍是“一罩難求”。記者發現,一些村民採取用手捂鼻、用絲巾裹面等方式防護。武穴市花橋鎮吳文貴村村幹部告訴記者,之前村裏統一發了420個口罩,而全村約400戶人家,除去每日值守和巡邏所需外,剩下的口罩一戶人家分不到一個。

  記者走訪發現,仍有少數村民的防范意識有待加強,存在“病毒離我們遠著呢”“就聚一次沒事”“沒必要戴口罩”等僥幸心理。少數不安分的村民趁著天氣晴好外出釣魚。有的村民在採訪中因為擔心沒講清楚,幾次扯下了口罩。

  形勢依然嚴峻,但難題絕非無解。在鄉鎮醫院,在村口塆裏,在田間地頭,記者看到了更多令人感動的努力和付出,合力增添戰勝疫情的砝碼。

  更多援助醫療力量已經趕來——

  淩晨接到通知,匆匆告別親友,洛陽市第二批90名醫護人員9日上午出發了,隨河南省援助湖北醫療隊趕赴湖北隨州參加救治。

  截至目前,全國各地的170余支醫療隊、總計2萬多人馳援湖北。不僅在武漢,黃岡、鄂州、孝感、鹹寧、荊州、荊門、襄陽等地市都有醫療隊在定點醫院開展工作,不斷充實基層救治力量。

  更多抗疫物資設備正在到位——

  2月9日,奧山集團將最新一批醫療物資運抵黃石、孝感等地防疫一線,並對接外地愛心人士,對口捐贈紅安縣。

  連日來,在湖北省監利縣,當地企業募集的30萬個醫用口罩、5000件醫用防護服已被送往龔場、周老嘴、尺八等鄉鎮;在湖北省江陵縣,武漢雷鋒小組捐贈的10箱共6000雙手套已陸續分發到各鄉鎮衛生院……

  當前,國家統籌安排19個省份對口支援湖北省除武漢市外的16個市州及縣級市,全力支持湖北。

  更多基層黨員幹部站了出來,奔走在疫情防控一線——

  在大大小小的村組,黨員幹部們拿起掃把、背上藥桶,對村裏進行清潔衛生。黃梅縣苦竹鄉苦竹口村63歲的老黨員柳再榮,每天背著幾十斤重的藥桶,對村裏的公共場所定時消毒。“從上午走到天快黑,確實有點累。”柳再榮説,“但能換來大家的健康,值了!”

  “要做到不漏一戶、不落一人,必須把工作做細做實。”正在村裏摸排的黃梅縣獨山鎮黨委書記馬聰邊走邊説,全鎮發動所有黨員幹部齊上陣,走村入戶,實行包片包組,定時上門開展地毯式排查,堅持不留盲點,不走過場,切實抓好源頭防控。

  行動收獲著感動,感動激勵著行動。

  “他們可能沒有警服、救援服、隔離衣,只有一只最普通的口罩;他們可能沒有執法證、資格證,只有一張張村民都熟悉的面孔;他們可能沒有做出驚天動地的偉業,只是為了守護好我們的村莊。”一段來自鹹豐縣唐崖鎮村民微信群的話,在許多鄉村幹部的手機中傳遞。(記者鄒偉、伍曉陽、徐海波、駱慧、葉心可、陳聖煒、張愉承、柳王敏、向定傑、黃江林)

  這是在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陡崗鎮袁湖村拍攝的一處防疫宣傳標語(2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胡虎虎攝

  這是在湖北省孝感市拍攝的一處鄉村疫情防控檢查點(2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胡虎虎攝

  2月10日,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陡崗鎮袁湖村的疫情防控志願者在村口的應急通道處值守。 新華社記者胡虎虎攝

  2月9日,在湖北省隨州市曾都區柳樹淌社區,工作人員通過竹竿將藥品送入被隔離的居民家中。  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2月6日,志願者在湖北省襄陽市保康縣馬橋鎮堯治河村入口處,對過往的車輛和人員進行登記。 新華社發(楊韜 攝)

 

  2月9日,一名來自湖北隨縣的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在救護車內等待轉運至隨州市中心醫院救治。 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湖北省黃岡市黃梅縣鵬泰百貨工作人員在公共區域消毒(2月5日攝)。  新華社記者陳聖煒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農村戰“疫”如何攻堅?——來自湖北農村疫情防控一線的報告-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401125564805
BBIN馆开户 沙龙365娱乐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下载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代理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登入
通博娱乐线上平台 88游戏平台官网充值返点 新博娱乐百家乐最高佣金 沙龙娱乐线上赌成最高占成 优游娱乐假网代理
大丰收娱乐网站最高佣金 亿博游戏网址最高占成 必威体育最高占成 英皇宫殿下载 明仕亚洲会员管理网
nsb22.com支付宝充值 真人网金牌娱乐 申博微信支付充值 博天下下载客服端 诺亚体育游戏登录